南京离婚律师网

离婚协议约定不清,产生纠纷怎么办?
来源: |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 122天前 | 133 次浏览 | 分享到:

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河民初字第0798

原告马某,1955729日出。

委托代理人孟庆红律师。

被告林某。

委托代理人王艳,江苏益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马某与被告林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于201542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马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孟庆红,被告林某的委托代理人王艳到庭参加诉讼。经合议庭评议,本院审判委员会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马某诉称,我与被告林某于××××年××月结婚,1998921日离婚,双方于1996424日签订婚内协议书,约定我每月支付800元生活费给她后,我收入归个人所有。199895日,在离婚协议中也注明婚后是经济上AA制,个人收入归个人所有。婚后,我个人出资购买的凤凰新村北区16206室房屋登记在我的名下,根据婚内协议的约定,该房屋属于我个人所有,请求判决该房屋属于我个人所有,由被告林某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林某辩称,我与原告马某从未签订过婚内协议,没有实行AA制,其也从未支付800/月生活费给我,AA制是其在离婚时单方填写,是指双方平时的花费开销,不是对物权范围内的夫妻共同财产的确认与分割。本案诉争房屋是我与原告马某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并未对此房屋分割,双方口头约定该房屋赠与给女儿,待满18周岁时过户给女儿。如其不赠与给女儿,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经审理查明,原告马某与被告林某于××××年××月结婚,婚生一女马某甲(21周岁),1998921日登记离婚。

1997129日,原告马某与淮安市房屋开发实业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原告马某购得坐落于凤凰新村北区164#三单元206室房屋一套,建筑面积117.62平方米,价格为131788元。19991122日,淮阴市房产管理局核发“房权证淮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载明:房屋所有权人马某。

原告马某、被告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载明:“……因婚后有条约有前提经济实行AA制,故离婚后没有任何经济矛盾,……另林某提出买房时借林某1万元整一次性还清。教师公寓的2(两)室一厅房是以林某名义,马某付款购得,凭离婚证书办理过户给马某手续。”原告马某于199894日在协议上签名,被告林某于199895日在协议上签名。该协议报婚姻登记机关备案。

上述事实,有离婚证,离婚协议书,房屋买卖合同,发票,房屋所有权证,及双方当事人陈述为证,经庭审质证,予以认定。

争议焦点:是否存在婚内财产约定。

原告马某诉称,双方约定收入、个人财产归各自所有。被告林某辩称,双方没有约定。

原告马某举证如下:

1、协议书,载明:“……二、林某的摩托车衣服首饰归林某所有。三、原有的家庭财产等为马某所有。今后如再发生婚变一概与林某无关,任何人无权干涉。四、从9641日起,东园饭店每月支付林某800元,全年共计1万元,饭店盈利亏否与林某无关马某按月支付不得有误。……1996423日。”下有“见证人王某,96424”字样。在该协议书右上眉头处有“马某,94424”、“林某,94424”字样。旨在证明,婚内签订财产协议,约定收入各自所有,个人财产归各人所有。

2、离婚协议书(内容同上,略),旨在证明离婚时明确婚后经济实行“AA制”。

3、发票、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所有证等,旨在证明由原告马某个人购买房屋,且登记在其名下。

被告林某的委托代理人王艳质证称,“对协议书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一是林某从未签过这样的协议,主文未经林某书写及签字确认。二是从形式上看,虽有林某签字,但该协议的内容都是在双方签字后,由马某后补的,不是林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林某对协议的内容不知情,也不认可。三是从协议的签字时间看,协议不真实。见证人签字时间是19964月,而马某、林某的签字时间是1994424日,协议时间与见证时间不一致。四是在关联性上,马某、林某结婚时间是××××年××月,该协议约定于19964月,约定原有的家庭财产等为马某所有。而本案房屋是199712月份购买,1999年取得的房屋产权证书,所以即使有协议书,也未涉及对本案讼争房屋的处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五是关于合法性,从上述论述来看,签字的形成、证据形成的时间上都看出证据不合法。此外,正式离婚之前,涉及的离婚协议内容是离婚前的约定,并不能作为最后的离婚依据。对离婚协议书的真实、合法、关联性均无异议,该协议能够证明双方并没有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名下财产归个人所有,更没有对本案诉争房屋进行约定。所谓的AA制在离婚之前并不存在,只是在离婚时由马某书写,只是为了阐述在夫妻存续期间,平时的开销花费,并非是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处理。因此夫妻存续期间所形成的财产均为夫妻共同所有,正如教师公寓的房子也为夫妻共有。该协议书中对本案诉争的房屋未进行处理,目前的权属状态还是夫妻共同共有。双方曾口头约定赠与给小孩。对离婚证、发票、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所有权证均无异议。这些证据能够证明诉争的房屋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购买的财产。”

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各持诉、辩称意见,致调解不成。

本院认为,夫妻财产约定制是指夫妻(或拟结为夫妻的双方)以契约方式约定婚前财产、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归属、管理、使用、处分、收益及债务清偿、婚姻解除时财产清算等事项,并排除法定财产制适用的制度。本案争议房屋应认定为马某个人财产,理由为,从离婚协议上分析,协议中载明“因婚后有条约有前提经济实行AA制,故离婚后没有任何经济矛盾。”双方当事人离婚时,本案争议房屋虽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但该房屋购买事实已存在,双方当事人应当是清楚,然而双方当事人在离婚时对该房屋却没有涉及分割,说明双方对该房屋的所有权归属是没有争议,更进一步地说明双方对该房屋权属约定是存在的,故认定争议房屋归马某所有。经调解不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坐落于淮安市清河区凤凰新村北区164#三单元206室房屋一套(房权证淮房字第××号)归原告马某所有。

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原告马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收款人:淮安市财政局,开户行:淮安市农业银行城中支行,账号:34×××54)。

审 判 长  尹建军

代理审判员  颜 芳

人民陪审员  王丽华

 

二〇一五年七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汪玲西

附: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十九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九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根据自愿和合法的原则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