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离婚律师网

婚后取得父母赠与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来源: |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 123天前 | 106 次浏览 | 分享到: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宁民终字第3124

上诉人(原审原告)曹某,女,197283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孟庆红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葛某甲,男,1975415日生,汉族,无业。

上诉人曹某与被上诉人葛某甲离婚纠纷一案,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41215日作出(2013)鼓民初字第5482号民事判决,曹某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525日立案受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曹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孟庆红,被上诉人葛某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曹某、葛某甲双方于200510月自由相识恋爱,2006919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一女葛某乙。双方婚前关系及婚后前期感情尚可。近几年来,双方在家庭生活中产生矛盾。曹某表示葛某甲于201212月离家居住;而葛某甲陈述,201212月葛某甲外出干活,20132月曹某赶葛某甲走,葛某甲才离开本市某某庄66201室至今,目前女儿与曹某共同生活。20139月,曹某诉至法院,要求与葛某甲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关于孩子抚养问题,审理中,双方一致同意女儿由曹某抚养,每双年的寒假期间及每年7月女儿在曹某处生活,每单年的寒假期间及每年8月女儿在葛某甲处生活,除前述时间外,葛某甲于每月的第二、四周的周五17时至周日17时有权探视女儿,并可与女儿共同生活,曹某同意配合探视女儿。但双方对孩子抚养费数额意见不一,曹某要求葛某甲每月给付抚养费1000元,而葛某甲表示其无固定职业,收入暂时不稳定,其平均每月收入2500元左右,每月最多给付孩子抚养费600元。

关于财产方面,2000525日,曹某及其父亲曹某二与南京东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契约》,约定曹某、曹某二向该公司购买本市某某园某幢203室房屋(以下简称某某园房屋)(建筑面积103.36平方米),房屋售价为289500元。其中,首付款89500元,曹某、曹某二共同向中国建设银行南京市城中支行贷款20万元,采用等额本息还款法,每月归还本息1642.67元。2009年曹某二将该房的1.03平方米以买卖的形式转让给曹某,转让价款为人民币7500元。该房的所有权证中载明“房屋所有权人曹某,登记时间2009129日。”审理中,双方一致认可该房价值206万元,至200911月该房贷款结清。为购该房支付首付款及贷款本息共计368000元。曹某认为,该房婚后平常的每月还款由其父亲曹某二支付,其提供2007年至20097月户名为曹某的存款凭条6张,其中3张凭条存款人确认签名一栏为“曹某、曹某二”,1张凭条存款人确认签名一栏为“曹某、曹某二、徐某某(曹某母亲)”,1张凭条存款人确认签名一栏为“曹某、徐某某”,前述5张凭条载明的存入金额合计为34500元,另1张凭条存款人确认签名一栏为“曹某”,存入金额为7000元。曹某认为,曹某父母将上述款项存入曹某帐户用以归还贷款。而葛某甲不认可该房每月还款均由曹某父亲支付,其认为,20069月至200910月该房婚后还贷金额合计为62421.46元,其中一半31210.73元属于婚后夫妻共同还贷部分,另一半贷款系曹某父亲归还。曹某另认为20091130日最终一次性结清某某园房屋贷款,还款金额为92896.48元,此款来源于其哥哥陆宏庆于20091110日汇款给曹某的10万元,对此,葛某甲不予认可,曹某亦未能举证该10万元汇款与前述92896.48元还款的关联性。

2006619日,曹某、葛某甲共同购得本市某某庄66201室(以下简称某某庄房屋),该房实际成交价款为人民币349000元。其中,曹某于婚前支付购房定金5000元,葛某甲父亲于双方婚前支付首付款154000元,对此款,曹某认为系葛某甲父亲赠与曹某、葛某甲双方,而葛某甲则认为系其父亲于双方婚前给付葛某甲个人,此款与曹某无关,相应增值部分亦应归葛某甲个人所有。另曹某向中国建设银行南京市中山支行公积金贷款15万元,商业性贷款4万元。该房的所有权证中载明“房屋所有权人曹某,共有人葛某甲,建筑面积58.36平方米,填发日期2006622日。”至今该房尚欠银行公积金贷款本金57767.87元,商业性贷款本金8107.45元,合计65875.32元。葛某甲要求该房归其所有,曹某表示如葛某甲坚持主张该房屋所有权,曹某可以放弃,但要求葛某甲一次性支付50%的房款。审理中,双方一致认可该房价值80万元。为购该房应支付首付款及贷款本息共计418320元。

另查明,2013年曹某在保险公司领取退保的保险费33600元。20135月至8月期间,曹某自其在英大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南京汉中路证券营业部的帐户内共取出人民币81330元。对前述两笔费用合计114930元,葛某甲认为曹某涉嫌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对此,曹某表示葛某甲于201212月离家至今已有两年,其未支付孩子抚养费等费用,前述两笔费用曹某已用于两年期间孩子学习及家庭生活等费用,葛某甲只认可曹某支出女儿两年保险费24000元。另曹某2012年税前月平均收入为7905元。

审理中,葛某甲表示某某园某幢203室房屋归曹某所有,某某庄66201室房屋归葛某甲所有,某某庄房屋所欠的银行贷款由葛某甲负责偿还。考虑到曹某抚养孩子等实际情况,葛某甲愿给付曹某人民币13万元,不要求曹某给付葛某甲共同财产分割款项。

原审法院认为,曹某、葛某甲双方系自由恋爱后结婚,双方婚姻基础及婚后前期关系尚可。近几年来双方产生矛盾后,致夫妻感情破裂,现双方均同意离婚,予以准许。双方一致同意女儿由曹某抚养,并对探视问题意见一致,予以准许。关于女儿抚养费的数额,根据孩子的实际需要、双方的负担能力等因素,酌定葛某甲每月给付女儿抚养费700元。某某园房屋系曹某于婚前与其父亲共同购买,曹某父亲于双方婚后将该房的1%份额以买卖形式转让给曹某,此部分属曹某、葛某甲双方共同财产,价值20600元(206万元×1%)。双方离婚后,该房归曹某所有,曹某应折价给付葛某甲该价值的1210300元。20069月至200910月该房婚后还贷金额合计62421.46元,其中,用以还贷的5笔存款凭条上存款人签名系曹某父母,故扣除该5笔款项34500元后,剩余27921.46元(62421.46元-34500元)应属曹某、葛某甲双方婚后共同还贷部分。20091130日最终一次性结清该房贷款92896.48元,曹某不能证明该笔还款与其哥哥10万元汇款之间的关联性,故认定该笔还款亦属双方婚后共同还贷部分。双方婚后共同还贷合计120817.94元(27921.46+92896.48元)及增值部分应作为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曹某应给付葛某甲338159元(206万元×120817.94元/368000元×12)。

某某庄房屋系曹某、葛某甲双方的共同财产,双方均同意该房归葛某甲所有,予以准许。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葛某甲父亲于双方婚前支付某某庄房屋首付款154000元,曹某无证据证明葛某甲父亲明确表示将该款赠与双方,该款应认定为对葛某甲的个人赠与。综合考虑房屋出资情况及保护妇女儿童权益,依法认定该房归葛某甲所有,葛某甲给付曹某该房折价补偿款33万元,该房所欠的银行贷款由葛某甲负责偿还。

曹某在此次离婚诉讼前后单方取走人民币114930元,其表示用于孩子学习及家庭生活等费用,对此,葛某甲只认可曹某支出女儿保险费24000元,曹某对其主张亦未能充分举证加以证明,且曹某每月有稳定的收入,故酌定前述114930元中,曹某支出家庭生活等费用57465元,其余57465元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故曹某应给付葛某甲该款的1228732.5元。以上双方应给付对方的款项相互折抵。现葛某甲对本案所涉两套房屋自愿给付曹某13万元款项等处理意见,不违反法律规定,对此予以准许。

原审法院据此判决:一、准许原告曹某与被告葛某甲离婚;二、双方所生之女葛某乙(××××年××月××日生)由原告曹某抚养,被告葛某甲自本判决生效之月起每月给付抚养费700元至葛某乙18周岁时止。每双年的寒假期间及每年7月女儿在原告处生活,每单年的寒假期间及每年8月女儿在被告处生活,除前述时间外,被告于每月的第二、四周的周五17时至周日17时有权探视女儿,并可与女儿共同生活,原告应予以配合;三、本市某某园某幢203室房屋及附属装潢归原告曹某所有;四、本市某某庄66201室房屋及附属装潢归被告葛某甲所有。该房所欠的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山支行贷款由被告负责偿还;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被告葛某甲一次性给付原告曹某人民币13万元。

宣判后,曹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判决对双方婚生女葛某乙的探视方式不当,影响孩子学习,请求二审法院改判被上诉人每两周的周五17时至周六探视女儿,并可与女儿共同生活。2、原审法院关于某某园房屋的认定及分割错误。被上诉人没有工作,家庭生活靠上诉人收入支撑,且需要偿还某某庄房屋的贷款,因此上诉人没有能力归还某某园房屋贷款,某某园房屋婚后还贷共计150317.94元,均系上诉人父母偿还,双方并未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被上诉人无权分割还贷及增值部分。请求二审法院认定某某园房屋系上诉人的个人财产。3、原审法院对某某庄房屋的分割错误。某某庄房屋系双方婚前为结婚而购置,登记于双方名下,系夫妻共同财产。被上诉人父母出资154000元是对双方的赠与。且双方在购置房屋时一致同意,由男方出首付款,女方申请贷款及负责房屋装修及购置家具、家电,该首付款及装修等款项均为双方父母对双方的赠与。某某庄房屋现由上诉人和孩子居住,该房屋距离孩子目前的学校较近,且为第二十九中学学区房,将该房屋判归上诉人有利于子女的成长。该房屋贷款人为上诉人,房屋判归上诉人便于偿还房屋贷款。被上诉人没有收入,没有能力支付房屋对价。请求二审法院改判某某庄房屋归上诉人所有,由上诉人归还剩余房屋贷款,给付被上诉人房屋折价款33万元。4、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没有依据。由于被上诉人没有任何收入,上诉人负责全部家庭开销,雇佣钟点工接送孩子及负责家务。上诉人支取的款项全部用于孩子教育、保险及家庭生活,不应在本案中分割。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以上上诉请求。

葛某甲辩称,关于子女探视问题,孩子需要父爱,原审确定的探视方式恰当。关于某某园房屋和某某庄房屋分割问题,被上诉人没有工作,名下没有任何财产,需要某某庄房屋作为保障。如果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父母对某某庄房屋的出资是双方夫妻共同财产,那么某某园房屋也应全部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关于原审认定的上诉人转移财产问题,被上诉人认为该笔款项应予以分割。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曹某提交以下证据:1、提交中国建设银行存款凭条13张,证明曹某及其父亲曹某二分13次共向曹某的贷款账户存入15万元,用于偿还某某园房屋贷款,该房屋贷款的归还并未使用曹某与葛某甲的夫妻共同财产。2、提供中国建设银行存、取款凭条及曹某尾号为7836的中国建设银行卡明细单一份,证明曹某的哥哥陆宏庆于20091110日向曹某尾号为7836的建行卡里转账存入10万元,后曹某于20091130日取款3万元,并将该3万元存入其还贷账户,说明某某园房屋20091130日提前还贷的92896.48元中有3万元系陆宏庆出资。3、提供中国建设银行明细查询单一份,证明曹某的某某园房屋还贷账户中,2006917日存入一笔5000元用于还贷,该笔存款发生在双方婚前,系曹某的婚前财产,原审法院计算的双方婚后还贷金额中应扣除该5000元。4、提交房屋装修明细单一份,证明某某庄房屋由曹某父母出资装修,双方此前约定好,该房屋首付款由葛某甲支付,装修款由曹某支付。5、提交中国平安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退保通知单一份,证明曹某投保时缴纳的费用确为33600元,但退保后实际收到的退保费为25842.88元。6、提供中国建设银行个人贷款对账单一份,证明某某庄房屋每月需偿还商业贷款421.87元,系由曹某负责偿还,同时也证明曹某无力再承担某某园房屋贷款的归还。曹某从股票账户中支取的钱款也有部分用于归还某某庄房屋贷款。7、提交学员就读协议及收据一份,证明家庭支出中大部分用于孩子的教育,孩子学英语一次性支出了34780元,说明曹某不存在转移财产的行为。8、提交家政合同书和收据一份,证明存在使用钟点工的事实,每月支出1400元,说明曹某不存在转移财产的行为。

经质证,葛某甲对曹某提交的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能确认,因为家中的钱都是由曹某管理,葛某甲不清楚这些钱款的具体情况。对于证据2的真实性予以认可,曹某的哥哥陆宏庆确实曾经给过3万元,但该3万元并没有用于还贷,系陆宏庆对葛某甲、曹某双方的赠与。对于证据3,关于曹某陈述的其于婚前即2006917日还贷5000元的事实予以认可。对于证据4,认可某某庄房屋确系曹某的父亲曹某二出资装修,大约花费3万元左右,但对于曹某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于证据5的真实性和关联性予以认可,认可曹某取得的退保费用为25842.88元。对于证据6,因为家里钱款均由曹某管理,葛某甲对于这些情况不清楚,但曹某从股票账户支取的钱为夫妻共同财产,对曹某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于证据7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当时葛某甲并不同意缴纳该笔费用,系曹某擅自背着葛某甲支付的。对于证据8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该钟点工的工资系从葛某甲的工资卡上直接支付的。

二审庭审中,曹某申请证人华某出庭作证。华某陈述,其与曹某系中学同学,与葛某甲也相识。葛某乙家原来的学区在凤凰街小学,因觉得学校不好,想择校到凤凰花园城小学,其遂帮助曹某办理孩子择校的事情,曹某为此给其7万元,主要用于人情往来。经质证,曹某对证人证言予以认可。葛某甲对证人所陈述的择校费不予认可,认为无此必要。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买卖契约、房屋所有权证、贷款合同、对帐单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原审法院确定的双方婚生女葛某乙的探视方式是否恰当;2、某某园房屋是否为双方夫妻共同财产,应如何分割;3、原审法院对于某某庄房屋的分割方式是否恰当;4、曹某是否存在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是否应予返还及具体返还数额。

关于争议焦点1,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本案中,曹某、葛某甲在原审审理中就双方婚生女葛某乙的抚养权归属及探视方式达成一致意见,符合法律规定,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原审法院对于双方协商一致的探视方式予以确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曹某上诉称关于葛某乙探视方式的意见系其原审中委托代理人的陈述,并非其本人意见,其对此不认可,本院认为,曹某在原审中的委托代理人经曹某授权,委托权限包括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等,其在原审法院审理中所作陈述均可代表曹某本人意见,故曹某以此为由主张其与葛某甲并未就葛某乙的探视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其提出原审法院确定的探视方式不当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2,某某园房屋系曹某于婚前与其父亲曹某二共同购买,并支付了首付款。曹某二于曹某婚后将其所有的该房1%份额以买卖形式转让给曹某,但转让时未对转让的份额属曹某个人所有予以明确,故该部分应属于曹某、葛某甲夫妻共同财产,原审法院就该1%份额,判决曹某在取得房屋所有权后应给付葛某甲折价款10300元(206万元×1%/2),并无不当。曹某称该1%份额系曹某二对其个人的赠与,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关于某某园房屋贷款归还情况,该房在20069月至200910月还贷金额合计62421.46元,于20091130日一次性还贷92896.48元,共计还贷155317.94元。曹某在二审中提供中国建设银行明细查询单一份,证明其于2006917日存入某某园房屋贷款账户的5000元系婚前还贷,葛某甲对此亦予以认可,故应将该5000元在双方婚后还贷金额中扣除,某某园房屋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贷款数额为150317.94元。曹某在二审中提交中国建设银行存款凭条13张,主张其父亲曹某二为某某园房屋还贷15万元,葛某甲对此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曹某提交的存款凭条与其提交的某某园房屋贷款账户明细单中现金存入的金额、时间均能一一对应,故对于存款凭条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该13张存款凭条中,有11张存款凭条上存款人签名系曹某及其父亲曹某二,应认定该11笔存款共计105500元系曹某二作为该房屋共有人出资归还贷款。关于20091130日现金存入该房屋贷款账户的3万元,曹某二审中提交中国建设银行存、取款凭条,主张该3万元系其哥哥陆宏庆代为偿还,本院认为,从曹某提供的证据来看,陆宏庆于20091110日转账10万元至曹某尾号为7836的建设银行工资卡中,后曹某于20091130日从该卡取款3万元,存入某某园房屋的还贷账户,曹某未能证明该3万元与陆宏庆存入的10万元的关联性,葛某甲亦不认可陆宏庆为某某园房屋还贷3万元,仅认为陆宏庆存入的款项系对其夫妻双方的赠与,故曹某主张某某园房屋贷款中有3万元系陆宏庆归还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可。故某某园房屋贷款中属于曹某、葛某甲夫妻共同还贷的部分应为44817.94元(150317.94-105500元),该部分及相对应的房屋增值共计125441.5元(206万元×44817.94/368000/2)。综上,某某园房屋归曹某所有,曹某应给付葛某甲房屋折价款135741.5元(10300+125441.5元)。

关于争议焦点3,人民法院对夫妻共同财产中双方共有房屋进行分割时应综合考量双方住房情况、诉争房屋实际状况等因素。本案中,双方均认可某某庄房屋系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目前虽由曹某及双方婚生女葛某乙居住使用,但葛某甲除该房屋外名下无其他房产,结合本院已认定某某园房屋所有权由曹某取得的情况,从保障葛某甲基本居住生存权利角度出发,由葛某甲取得某某庄房屋所有权并负责偿还该房屋剩余贷款,给付曹某相应的房屋折价款,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曹某要求取得某某庄房屋所有权的理由不成立,其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曹某上诉称葛某甲父亲于双方婚前支付某某庄房屋首付款154000元系对曹某、葛某甲双方的赠与,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现曹某主张其与葛某甲曾经约定某某庄房屋的首付款由葛某甲负担,装修款由曹某负担,故葛某甲父亲支付的首付款应视为对双方的赠与,但曹某在二审中对此仅提交了装修明细单,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葛某甲亦不认可双方曾有此约定,故曹某主张该首付款系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证据不足,本院对此不予采纳。原审法院综合房屋出资情况、房屋现价值,根据保护妇女儿童利益原则,确定葛某甲给付曹某房屋折价款33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争议焦点4,原审法院查明曹某在本次离婚诉讼前后单方取走人民币114930元,其中包括曹某领取的退保费33600元及其从证券账户取款81330元。二审中,曹某提交中国平安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退保通知单,证明其实际收到的退保金额为25842.88元,葛某甲对此亦予以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定,曹某实际支取款项金额为107172.88元。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曹某本人收入状况及其抚养子女的情况,酌定其支出家庭生活等费用57465元,剩余款项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曹某在二审中提交学员就读协议、家政合同书及相应收据,主张其在子女教育及家庭生活上的支出,本院认为,原审法院在酌定曹某在此期间各项支出数额时已经对该方面予以考虑,结合曹某每月有稳定收入的情况,曹某主张其取出的款项已经全部用于子女和家庭,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信。曹某在二审中申请证人华某出庭,主张其为葛某乙择校花费了7万元,亦应包含在其取出的钱款内,但其该项主张仅有证人证言,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葛某甲对此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对于曹某该项主张不予认可。故曹某提出其不存在转移财产行为,不应给付葛某甲相应款项的上诉请求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曹某应给付葛某甲24853.94元。以上曹某、葛某甲应给付对方的款项相互折抵,葛某甲应给付曹某169404.56元。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因二审审理中上诉人提交新的证据,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3)鼓民初字第548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

二、变更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3)鼓民初字第5482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葛某甲一次性给付曹某人民币169404.5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4900元,由曹某负担7450元,葛某甲负担74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66元,由曹某负担533元,葛某甲负担53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 钰

代理审判员  徐聪萍

代理审判员  相媛媛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宋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