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离婚律师网

“全额退还”还是“金额退还”?法官火眼金睛发现蹊跷……
来源: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 作者:周阳 | 发布时间: 197天前 | 453 次浏览 | 分享到:


徐某和黄某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诉至法院,双方各持有一份租赁合同,一方的合同中写着“诚意金额退还”,另一方的合同中却写着“诚意金额退还”,这一字之差可大有不同!法官是如何抽丝剥茧厘清案件真相的呢?跟着小编一起看看吧……

约定出租店面3年,租期未满提前收房引纠纷

2018年4月13日,次承租人徐某承租人黄某签订《店面经营约定》。双方约定,黄某将其承租的店面交由徐某经营,经营期3年;租金每年95000元,由徐某按每年付给黄某转交所有权人或由徐某直接付给所有权人(租金随行情变动);徐某每年付给黄某诚意金20000元,计60000元。徐某付给黄某1年租金100000元诚意金60000元、食品安全保证金20000元。

2018年12月27日,徐某黄某达成《补充协议》。双方约定徐某无法经营,黄某将房租(从不做的那天算起)及诚意金金额退还;若徐某无任何安全问题,则全额退还食品安全保证金。2019年7月,店面所有权人告知徐某腾出店铺不再续租,徐某因无法经营与黄某产生纠纷,遂将黄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黄某向其退还租金5000元、诚意金60000元及保证金20000元,并赔偿其经济损失16000元。

原告徐某诉称:2018年12月,其得知黄某与所有权人的租赁期间仅为1年,并不得转租,黄某多收的租金5000元应予退还,并退还诚意金及保证金80000元。被告黄某辩称:其同意退还诚意金及保证金60000元,签订合同时,徐某知道其与所有权人的合同是1年,也知道禁止转租,故不应退还租金。

一审法院认为,客观事实致使徐某无法继续经营,故双方签订的《店面经营约定》于2019年6月30日解除。双方已经履行满1年,故根据履行情况,黄某应返还诚意金40000元、保证金20000元。双方约定的租金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达成一致并完成交付,故徐某要求退还多收的租金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黄某徐某返还诚意金40000元、保证金20000元;驳回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南京中院。

二审提交新证据,双方持有的协议有一字之差

二审中,双方均提交了补充协议原件。黄某持有的协议原件中记载“…如发生后续徐无法经营,黄某把房租(不做的那天算起)以及诚意金额退还。…”。徐某持有的协议原件中记载“…如果发生后续徐无法经营,黄某把房租(不做的那天算起)以及诚意金额退还。…”其中“金额”两字均写错后进行了涂改。

徐某陈述:“《补充协议》是双方手书的,各自留存了对方手写的那份,当时约定的就是诚意金‘全额退还’。我签完协议后没有仔细看,没想到怎么就变成‘金额退还’了。
“全额退还”还是“金额退还”?双方签订协议时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如何认定?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黄某先表示其没有《补充协议》的原件,经法庭再次询问,黄某又多次表示其持有的原件上应该是“”额。法院一再释明当事人如实陈述事实义务的情况下,黄某才认可原件中记载的为“额退还。黄某在庭审时对相关事实的在先陈述,有违诚信。

双方持有的补充协议对于诚意金退还内容记载不一致,此时应通过协议签订情况、文字意思表示、上下文关系等内容综合确定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徐某提交的原件中虽记载:“额退还”,但该“额”两字均写错并进行了涂改、修正,且从正常文意表述来看,“额退还”并不通顺,对于具体数额也未明确。而黄某所持有的补充协议原件所记载的:“额退还”的表述,既未进行过修改,且文意通顺,金额确定。综合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的情况,应当认定双方真实意思为黄某所持有的补充协议约定内容,即“如果发生后续徐某无法经营,黄某把房租(不做的那天算起)以及诚意金额退还”。

因二审当事人提交新证据,导致一审查明的事实出现变化。二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民事判决;黄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向徐某返还诚意金60000元、保证金20000元,赔偿损失3000元

法官提醒
南京中院 民四庭法官张卓慧
当事人签订合同时,负有认真审查约定内容,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的责任。虽然协议内容存在争议时法院可以根据文意解释、体系解释、历史解释、目的解释等原则逐层剥丝抽茧,探寻当事人真实意思,但事后的审查和探究很难还原协议签订时实际情况。放任权利而不行使,一旦造成对己不利的局面,很难事后挽救。徐某一审提交其持有的协议原件中记载“金额返还”,即便从合同解释原则推理,也可能对其不利,如果不是争执报警时对方出示了原件,很难发现双方协议存在差别。协议约定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诉讼结果最终可能差之千里。保障自身权利,要从逐字逐句审查约定开始。